碧居士>今日>正文

金融科技市場四強争霸 各有各的難題

2019-08-11 01:25:36 億歐 隗樊 分享

2018年是金融科技的變革之年,随着金融強監管和互聯網流量紅利日漸被瓜分,ToB業務已然成為金融科技公司争奪的下一個風口,金融科技市場新進的玩家越來越多, “四強争霸”格局初步形成。

建信金科、民生科技等由傳統銀行科技部門在人員編制限制或支撐業務發展等多重因素下獨立進行科技輸出;神州信息、長亮科技、宇信科技、信雅達等一批長期服務于銀行、有一定業務積澱和客戶資源的傳統IT服務商占領固有陣地。螞蟻金服、京東金融、騰訊金融科技、度小滿金融等互聯網巨頭在“去金融化”的要求下強勢介入;第四範式、百融雲創、同盾科技等一大批專注于風控、營銷、反欺詐等環節的原生型金融科技公司整合新興數據與技術“跑步”入場。

從銀行的角度來看,四類服務商之間的差異點有哪些?誰将會成為服務銀行的 “最強王者”?億歐金融就上述問題采訪了行業相關人士,刻畫出四類技術服務商的市場畫像。

傳統銀行IT廠商:大而全的“百貨商場”

以神州信息、長亮科技、宇信科技、科藍軟件、南天信息、信雅達等為代表的傳統銀行IT廠商最早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為銀行提供科技服務,深耕中國銀行業信息化建設多年,底蘊比較深厚;公司中有大量高管出身于銀行,對銀行業務的理解比較深;服務内容比較全面,從前端的渠道建設如網銀、手機銀行,到中間的各種移動産品和技術平台,如核心業務系統、中間業務系統、微服務平台、ESB平台,再到後端的數據類系統、監管報送、風險管理系統等,提供全方位的産品和解決方案。因為深耕銀行業近30年,這些廠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項目實施和團隊管理體系;此外,在價格方面,充分市場化,是中小銀行承受得起的技術和人力報價。

但當前傳統銀行IT廠商正面臨着強烈的市場沖擊。随着普惠金融訴求的擴大化、政策向小微金融、農村金融傾斜的力度加大,銀行希望通過降低獲客成本、風控成本、運營成本,提高效率同時提升用戶體驗,來覆蓋中小微企業和更廣泛的消費者,因而對于智能決策、智能營銷、智能風控、智能運營、智能客服等新興技術的應用需求爆發。傳統銀行IT廠商由于無法提供這些細分領域的新興技術服務,正面臨被洗牌的危機。

傳統銀行IT廠商的服務形式以項目制和人員服務為主,由于提供的解決方案比較多,相應的項目運營成本和人員管理成本比較高,在進行轉型時,組織架構和人員都是包袱,“轉身比較難”。這些公司多為上市公司,如果在創新技術和創新業務上投入更多的精力,部分IT廠商需要抛棄以往低端的人員外包服務,同時短期内上市公司在營收上也會相應下降,傳統銀行IT廠商正處于“變與不變”的十字路口,能否犧牲短期的營收、抛掉過往的“成就”來獲得未來的轉型考驗着IT服務商的魄力與定力。

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背景強大的“旗艦店

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脫胎于母行,在經曆了電子化、數字化發展階段之後,銀行迎來了開放融合、走向場景的新階段,銀行自身的技術沉澱,可以向同業、銀行上下遊的合作夥伴以及銀行所服務的客戶進行産品化輸出。

業内人士表示,依托于母行豐富的業務資源、強大品牌溢價優勢和信用背書能力,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很容易獲取銀行客戶訂單。

但在産品适配、服務理念、人力資源供給等多方面,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都面臨難題。

在産品方面,目前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銀行都是頭部大行,這些子公司依托于母行的一整套系統向外進行技術輸出,雖然系統比較成熟,但不是市場化的産品體系,可以适配不同銀行的差異化需求,由于産品與母行的技術架構和業務架構密切相關,在将業務系統輸出給中小銀行時,需要經過大量改造和市場化重新封裝。

在服務理念上,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的技術人員來自于銀行體制内,甲方心态比較嚴重,很難在短期内建立起市場化的服務響應機制和溝通管理機制。

在人力供給上,銀行系科技公司的人力缺口很大。銀行系科技公司雖然有一定的技術人才,但都是體制内的,人才招聘、晉升、保留與市場化的人力資源體系有很大的差異;甚至有業内人士表示,非市場化的人力供給和人力資源體系是當前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技術輸出時最大的挑戰。人力資源緊缺直接映射在服務價格上,據億歐金融了解,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人力單價是傳統銀行IT廠商的5-7倍。

此外,目前大部分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以服務母行為主,這種背景下,向比母行體量較小的銀行輸出解決方案時,如果母行在某個具體的細分領域或地域與輸出銀行有競争,中小銀行客戶還會考慮同業競争的問題。

互聯網巨頭:走在市場前列的“奢侈品店”

在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以螞蟻金服、京東數科為代表互聯網巨頭從2018年開始強調“去金融化”,對外進行科技輸出。相比于銀行,互聯網巨頭大多不具備資金端和資産端産品的設計能力,即便具備這種能力,也沒有海量的資本金來進行金融産品運作,因此他們希望通過向銀行賦能、深度介入金融市場。

在優勢方面,依托于服務互聯網用戶的業務與技術經驗,互聯網巨頭在微服務分布式應用架構、分布式事務處理、分布式數據處理等更加考慮互聯網高并發、海量交易、海量客戶數據狀況的技術方面走在市場前列,也推動了中國IT行業的去IOE、國産化進程。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